栏目导航

香港中特网

 

古代有一批特殊“文人”,家里面素来不做饭,
发表时间:2018-12-22
2017-06-28         

有趣的是,文人上门,作为主人的富豪高官竟也不讨厌,反而得意洋洋,最终,形成了一种“共产共食”的奇特氛围。

汉傅毅《舞赋》:“文人不能怀其藻兮,武毅不能隐其刚。”唐钱起《跟万年成少府寓直》:“赤县新秋夜,文人藻思催。”清周亮工《哭樵川门人杨凌飙》诗之三:“文人命薄将军逝世,谁赋城南旧战场。”

虽说,绝大多数文人以此为标杆,然而,文学圈海纳百川,时间久了不免会产生一些背道而行的家伙,晚明的文士就是这样一群“厚脸皮”的人。他们岂但热衷于搞聚首,还喜好拉帮结伙去土豪大官家里蹭饭,解开裤腰带吃他个天昏地暗。

某年中秋佳节,朱承彩别具匠心的搞了一场大型宴会,邀请了包括南京名士张献翼在内的一百多名文人在家中聚餐,更是请来名妓马湘兰在内的四十多个美艳妓女陪同。相传,在这场奢豪的宴会中,有个文人的家中明明在举办婚宴,这人非但不回家参加婚宴,反而,来到朱承彩这里蹭饭。有人问这文人为什么,大家猜这文人怎么说:“在家里坐上席,哪有在这里与大伙推杯换盏有意思啊!”

从这就能看出,晚明文士蹭饭的爱好堪称别树一帜,甚至,到了不要脸的境界。

有一身宁去世不吃嗟来之食的媚骨,此为文士。由于,文士自诩圣人门下,不免会在道德品位上觉得本人“出人头地”,所以,对某些厚脸皮的举动十分敏感。古往今来“不为三斗米折腰”的文人不在少数,其自尊心跟羞辱感使读书人宁肯饿死也不愿向人仰头乞食。

既然,古人对文人做了一些定义,那么,何谓文士?

明朝朱姓皇族朱承彩是个典型的晚明土豪,家财万贯,却从不抠门,就像钱不是自己的一样。每隔三五天,总会找些理由邀请各方名士来家里串门,同时,再花重金招揽一批歌舞伎为聚会助兴,一群人在家中大吃大喝好不热闹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中特网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